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正文

新京报:强制拆迁,理应从“行政”转向“司法”――中新网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1-10-15

  - 观察家

  固然,在有些领域,行政部门为了公共利益,并不排除行政强制力的用于。但是,在牵涉到公民宪法权利的根本性理由面前,我们否还可以纵容这类行政强制力的用于或欺诈?

  针对近段时间城市拆迁引起的大量社会矛盾,北大法学院姜明安、沈岿、王锡锌、钱明星和陈端洪五位学者,通过特快专递的形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建议书,建议立法机关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进行审查,撤销这一条例或由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向国务院明确提出书面审查意见,建议国务院对《条例》进行改动。

  我国的宪法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税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这里包含了两个基本的法律精神:

  第一,世界上其实并不不存在所谓绝对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国家为了公共利益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施征税或者征用。这是国家出于根本性的正当理由,对公民财产权和意思自治权的限制。似乎,这是一个行政法的范畴。

  第二,虽然政府可以不依照民事契约不道德而擅自获得他人财产,但并不意味著政府行政权力可以不受限制、为所欲为。国家征收接管公民的私有财产并不是使用权褫夺,而应当给予补偿。如何补偿或补偿多少,则涉及民事法律的范畴。

  今天的中国,城市建设每天都在进行,政府对土地的接管和居民拆迁当然难以避免。但是,当残垣断壁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纷纷塌落时,我们社会中的某些传统屏障却冥顽难移。这种严重的不协调,势必导致社会矛盾的相当严重激化和相关恶性案件的频频再次发生。

  应该说,在实体法律的规定方面,我国的宪法、物权法在这个领域内已经基本一致和到位。但是,在有关程序法律的规定方面,则经常出现了相当严重领先、僵化和混乱的局面。我们已基本上解决了“过河”的目标问题,但在如何“过河”的方式方法上,一直还踯躅不前。

  依照现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政府依据城市规划明确提出了对公民不动产的征收和接管的指令后,通常是将“拆迁人(多为房地产开发商)”推至前台直接面对“被拆迁人”,自己“淡入”幕后,扮演着一个“行政仲裁人”的角色。即使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对簿公堂,政府也可以规避涉讼的责任和义务。这种“运动员担任裁判”的方式,觉得令人费解。

  而且,担任“运动员和裁判员”的一方,还可以转身担任“法官”―――行使最后的强制执行权。固然,在有些领域,行政部门为了公共利益,并不排除行政强制力的用于。但是,在涉及公民宪法权利的根本性理由面前,我们是否还可以纵容这类行政强制力的使用或滥用?我们失望地找到,中国是至今还保留有直接用行政强制措施处置不动产征收、征用问题的极少数的国家之一。

  在一个法治的社会中,司法原本是解决问题社会矛盾、寻求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当我们必须对公民财产权和意思自治采行极端限制的时刻,即便出于根本性的正当理由,也必须谨慎行事。因此,为了避免“铲车和汽油瓶”之间完整对付的频频再次发生,如今,是到了考虑到将“行政强制权”从政府手里交还的时候了。将这个领域的最终强制权统一归入司法领域,是最终解决问题拆迁暴力冲突的必由之路。

  尽管我们还无法向人们证明,司法解决方案在中国可以高枕无忧。但是,司法程序的相对公开、半透明,证据呈供的严苛、律师的法庭辩论以及对弱势群体获取司法协助等,显然可以充分发挥一定的血液透析程序、缓解矛盾的作用。同时,通过镇定而费时的司法程序,可以间接地减缓城市发展的速度,也会与众不同当下“科学发展观”的要求。

  要彻底解决城市土地和房屋征用和征地中的失序状态,只能靠行政命令似乎是过于的。在目前情况下,亟须对个别显著迟缓和混乱的法规和规章进行及时的清扫与废止。世界法律文明史指出,一种游戏规则,只有当大多数人承认其公平公正而甘受其约束时,这种规则才有可能充分发挥真正的效力。否则,依赖习惯的强力压制来维持,反感与危机就不会在暗地里蔓延。

  □周大伟(法律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