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法律常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正文

被拆迁人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0-05-15

随着依法治国进程的不断减缓和社会法治水平的不断提升,社会公众的法律意识广泛获得强化,以往极为少见的行政诉讼案件也不断增长,作为被告的行政机关胜诉的案例也越来越广泛。以行政诉讼最为少见的领域——城中村改造为事例,就如何在行政诉讼中高效获胜,以案说法。

划重点:

一、关于强拆主体的认定。大部分人在城中村改造项目中,自己的房屋被拆毁后,都是一帽子雾水,不告诉该向谁主张权益、如何维护权益、究竟是谁侵害了自己的权益。在涉及城改为拆迁项目的行政诉讼中,被拆迁人除了要证明房屋所有权属于自己外,还要收集《征收与补偿移往办法》等其他拆迁办或者征地指挥部印发的一系列有关征补的文件,明确实际拆迁人,顺藤摸瓜寻找最终的行为责任主体。通常情况下,城改办或者征地指挥部等,都没有法律直接授权,而是受市、区一级的政府委托进行征地工作,本质上是市、区一级政府的临设机构,那么根据行政法律“法无授权即禁止”的规定,这类机构是不能作为行政主体成为被告的,诉讼时,应必要将委托人列入被告。

二、关于强拆行为违法与否的确认。城中村改建项目中,经常不会因为移往补偿款谈不拢、被拆迁人不配合,继而政府先斩后奏、先拆再补。显然这违背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先补后拆卸的规定,是违法的。准确的程序应当是:若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就安置补偿款达不成一致,即约不成补偿协议的,拆迁人须及时作出征税补偿决定并通知被拆迁人,被拆迁人在法定期限内既不申请复议、也不提起诉讼、也不出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迁往的,做出征税补偿决定的市、区级政府方可申请人法院强制执行。

三、关于拆迁人被确认违法后的操作。法院确认行政主体不道德违法后,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被拆迁人可在两年内提起行政赔偿金之诉,拒绝违法拆迁人分担赔偿责任。明确赔偿金数额由相关部门对涉案房产评估定价,由国家财政支付。实际说道到这一步,被拆迁人在面对国家征地改造时,只要补偿到位,显然没有必要为了多争取一点补偿款,耗时耗力不配合,最终的结果也不能是按房屋实际价值评估支付,该拿多少还是多少,但诉讼期间的辛酸,恐怕只有被拆迁人、行政相对人自己知悉了。

后附裁判文书一份,来源于最高法裁判文书网。

刘鑫与宝鸡市人民政府指出侵害房产权一审行政起诉书

(2019)陕03行初13号

原告刘鑫,男,1966年1月2日出生于,寄居宝鸡市渭滨区。

委托代理人孙莉卫,女,1971年7月10日出生,住址同原告,系原告之妻,特别许可代理。

委托代理人孙华坤,北京页岩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宝鸡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宝鸡市行政中心1号楼。

法定代表人惠进才,任市长。

委托代理人程立峰,宝鸡市房屋征税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特别许可代理。

委托代理人王涛,陕西渭塬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第三人宝鸡兴胜约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宝鸡市金台区马营路东段。

法定代表人常晓辉,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刘鑫因拒绝证实被告宝鸡市人民政府(以下全称宝鸡市政府)强迫拆毁不道德违法,于2019年1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9年1月21日立案后,于2019年1月22日向被告递送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宝鸡兴胜约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兴胜达公司)与案件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构成合议庭,于2019年5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鑫的委托代理人孙莉卫、孙华坤,被告宝鸡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程立峰、王涛到庭参与了诉讼,第三人兴胜达公司经本院合法开庭,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鑫诉称,原告在宝鸡市金台区进新巷5号楼3单元1号合法拥有住宅房屋。2014年始,被告在没有任何征税文件,也未与原告达成协议征收补偿协议的情况下,采取断水、断电、断路等暴力征地形式,拆毁原告房屋、车库,并损坏室内家具物品。2014年9月,原告就被告拆毁原告房屋驳回行政诉讼。2016年10月,原告就被告拆毁原告房屋的不道德向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行政诉讼,法院作出(2016)陕03行初第118号行政裁定书,裁决不予立案。经原告上告裁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日作出(2017)陕行终141号行政裁定书,指令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被告在没有遵守合法程序的情况下,先是违法拆毁原告房屋,后又对原告房屋完全进行拆毁。其行政不道德在程序和实体上均相当严重违法,理应分担法律责任,请求法院证实被告宝鸡市政府强制拆毁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第一组:1号为《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项目居民房屋征收与补偿移往办法》,2号为《宝鸡市城乡建设规划局信息公开发表恢复》;欲证明被告在原告房屋所在范围内实行了房屋征收不道德;被告未对涉案房屋所在地展开项目规划,征收违背《征补条例》规定;

第二组:3号为(2016)陕03行初第118号行政裁定书,4号为(2017)陕行终141号行政裁定书,5号为(2018)陕03行初73号行政裁定书。欲证明前次起诉审理情况,本次诉讼已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非重复起诉,且本案控告期限限于关于终止中断的规定;

第三组:6号为宝鸡市房权证金台区字第2200424号《房屋所有权证》,欲证明原告在宝鸡市金台区入新路5号楼3单元1号合法享有房产;

第四组:7号是照片复印件四张,欲证明其所住楼房原址现已进行开发建设的情形;

第五组:8号为室内照片三张,欲证明各原告房屋系分阶段被拆毁,由于先期被拆毁造成无法居住,后又被暴力拆毁。

第六组:9号为照片两张及临床证明书和门诊病历、交费凭据。欲证明被告工作人员在暴力拆除过程中将原告刘鑫打死的事实;

被告宝鸡市政府坚称,被告未实行拆除、损毁、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未对原告的合法财产造成侵犯,且原告此次诉讼科重复控告,并多达控告期限,请法院驳回控告。理由:1、被告未做出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决定,也未实行或许可他人实行强拆不道德。原告曾于2015年以与本案相同的诉讼请求向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高院裁决上诉。此次本案原告仍以被告实施拆毁房屋行政不道德为由,在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请求一致的情况下提起行政诉讼,归属于重复控告。2、原告的房屋拆除、损坏、拆毁均发生在2015年,根据2年的起诉期限规定,原告的控告现已超过控告期限。

被告在原告期限内向本院递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第一组:1号为起诉状,2号为应诉通知书[(2015)宝中行初字第00009号],欲证明原告曾于2015年5月14日向本院提起过行政诉讼,同时证明本院受理了原告起诉,本案归属于重复控告;

第二组:3号为证据挽救申请书、通知书[(2015)宝中行初字第00009号],欲证明被告未实行拆除原告房屋不道德,被告在前次诉讼中遵守了职责和诉讼权利;

第三组:4号为行政裁定书[(2015)宝中行初字第00009号],欲证明被告未实行强制拆迁或其他违法行政不道德;

第四组:5号为行政上诉状,欲证明原告对前述裁定不服裁决,诉讼请求仍未实质变化;

第五组:6号为行政裁定书[(2016)陕行终241号],欲证明二审生效裁定亦驳回上诉,保持原裁定。本案系由重复起诉。

第六组:7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及送达凭证,欲证明被告已于2018年12月25日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并公告送达的事实。

被告当庭补足提交的证据:8号为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造指挥部办公室《关于中止与兴胜约公司房屋拆毁工程合约的函》。欲证明被告在2015年8月已与兴胜约公司协商解除了拆除工程合约。

为了查明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造项目范围及涉及案件事实,本院要求被告获取了以下证据:《关于新东岭城市综合体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宝鸡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宝鸡市旧城改建工作办公室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项目备案澳门基本法的通报》、《关于新东岭城市综合体项目的规划实施意见》、《宝鸡市人民政府通告》、《宝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的通报》、《关于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征地改造项目居民房屋征收与补偿移往办法的补充规定》、《拆毁工程合同书》。

第三人兴胜约公司未博士论文。

经庭前证据交换及庭审质证,双方的质证意见是:

被告对原告递交的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指出无法说明项目没有规划,证明力严重不足;对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指出行政诉讼的控告期限不存在中止中断;对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对第四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接纳,认为照片不能确定来源,没有坐标,无法证明和本案的关联性;对第五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接纳,指出照片不能反映毁坏和搬离的时间顺序,也不能证明是被告方实行了拆除行为;对第六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接纳,认为该证据无法证明刘鑫被打是被告导致的。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对第一至五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都不予接纳,不接纳证明目的,指出该几组证据恰好能证明原告不是重复控告,且合乎起诉期限的规定;对第六两组7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认为被告作出补偿决定时,原告的房屋已经被拆毁,这种长条行为本身就已经违法,且原告并未接到过补偿决定,同时以公告的方式送达也没法律依据,无法证明拆除不道德合法。对8号证据《关于解除与兴胜达公司房屋拆除工程合同的函》,接纳其真实性和关联性,认为该函可以证明拆除公司系由受指挥部委托,其拆毁责任应由被告承担;同时本案原告房屋被拆毁时尚在合同有效期内。

对本院拒绝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指出该组证据具备真实性和关联性,对证据做出的合法性有异议。认为该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房屋在拆迁范围内,拆除公司仅是受委托展开拆毁,被告应对拆除行为分担法律责任。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

第三人未公开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证书如下:

对原告递交的证据材料:第一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房屋位于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造项目范围内,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采信;第二组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证明原告因房屋被毁损拆毁展开诉讼的过程事实,不予说法;第三组证据能够证实原告合法享有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采信;第四组证据虽未标明摄制时间地点,但融合照片所载项目名称以及双方当事人庭审陈述,可以印证原告房屋被拆毁后,在原址已开发建设的事实,可以说法;第五组证据系证明原告房屋被损毁的事实,不能直接证明本案所诉房屋被拆除的状态,且有数法院生效裁判文书对原告房屋被拆毁的表达意见作出处理,故对该组证据不予说法。第六组证据,因本案原告诉求是确认被告拆迁房屋行为违法,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未予采信。

对被告递交的证据材料:第一至五组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但其欲证明本案系重复控告的证明目的,因已有法院生效裁判所羁束,故仅对该组证据的事实部分不予采信;第六组7号证据系再次发生在本案被诉强拆行为之后,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使用;对被告当庭补足的8号证据,因系在本院调取证据之后,被告对案件事实进行补充说明的证据,可以采纳,该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说法。

本院要求被告提交的七份证据材料,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可以采信。

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也可以作为确认案件事实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刘鑫原系宝鸡市金台区进新路5号楼3单元1号居民,在该处享有合法独立产权住宅。

2011年3月28日,宝鸡市政府开会专题会议,决定实施新东岭城市综合体建设项目。2011年9月21日,宝鸡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宝市放改投发(2011)751号文件对宝鸡市旧城改建工作办公室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项目备案申请进行审核并不予备案。2011年11月25日,宝鸡市政府就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建设改建区域内房屋征税与补偿涉及事项作出《通告》,写明征收范围为“斗中路以西,硕大森路以东,渭河以北,东风路(宏文路至冠森路段)以南,宏文路北段以东,以南区域;外延区域还包括宏文路以南,大庆路以北的陈仓路沿线两侧工农村、进新村未研发建设的区域以及硕大森路以西,李家崖村村民宅基地和金台大道两侧联盟五组区域,用地面积共1.03平方公里”,同时载明征税期限、征补原则,并载明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指挥部为改建区域内土地、房屋征税部门,征收实行单位为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造指挥部办公室。

为加快前进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建设,2012年1月31日,宝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通知,正式成立了新东岭城市综合体研发建设领导小组,该领导小组分设拆迁改造指挥部和拆迁改造指挥部办公室。2012年2月8日,宝鸡市城乡建设规划局出具《关于新东岭城市综合体项目的规划实施意见》(宝市建规函[2012]9号)。2012年3月9日、8月27日,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指挥部分别印发了《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项目居民房屋征税与补偿安置办法》及《补充规定》。根据上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条,原告的房屋位于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征地改造项目核心规划建设区。

2014年9月30日,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造指挥部办公室(甲方)与兴胜约公司(乙方)签定《拆毁工程合同书》,约定甲方委托乙方进行建筑物拆除施工和渣土清运。原告房屋坐落于该拆毁工程合同誓约的拆除标段内。

2015年7月中旬,原告房屋所在的金台区入新路5号楼被拆除。

2015年8月6日,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征地改造指挥部办公室发函拒绝解除与兴胜达公司房屋拆毁工程合约,兴胜达公司于次日签署盖章,书面表示“同意解除合同”。

2015年6月,原告等十三人起诉被告宝鸡市政府,催促证实被告拆除原告房屋不道德违法,经本院一审指出不合乎法定控告条件驳回起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裁定。

2016年11月29日,原告等十三人又诉至本院,请求确认被告拆毁原告房屋违法,并催促赔偿金。2016年12月12日,本院做出(2016)陕03行初118号行政裁决,以重复起诉为由,裁定不予立案。各原告提起上诉,后其中五人申请人退回上诉,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该案不属于重复起诉,做出(2017)陕行终141号行政裁决,裁定撤消原审裁决,并指令本院对原告等八人的起诉予以立案。后原告刘鑫等七人向本院驳回行政诉讼,2018年11月23日,本院作出(2018)陕03行初73号行政裁决,以违背“一行为一诉讼”原则为由驳回原告七人的起诉。原告遂于2019年1月21日再次以请求证实被告拆除原告房屋行为违法为由单独立案驳回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指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不道德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驳回诉讼。本案原告指出其合法住宅在房屋征税过程中被强迫拆毁,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具有法律赋予的诉权。

经过庭审原告质证,诉辩双方充分发表意见,本案存在四个争议焦点:1、本案否重复控告;2、原告起诉是否超过控告期限;3、强迫拆毁行为责任主体的确定;4、强制拆毁行为否违法。对以上问题,分别作如下说明:

第一,本案是否包含重复控告。原告曾于2015年6月控告本案被告,拒绝确认被告拆除原告房屋不道德违法,该案已经生效裁决驳回起诉。2016年11月29日,原告以被告违法拆毁其房屋为由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以重复起诉为由裁定不予立案,经原告裁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出本案原告系针对拆除和拆除两个不同行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重复控告,遂指令本院立案受理。因法院生效裁决已对否重复起诉做出评判,故被告宝鸡市政府再次提出本案系重复起诉的理由无法成立。

第二,本案的起诉期限问题。基于独立国家的诉讼,本案应以房屋被拆除时间为起诉期限的为准点。根据庭审查明事实,原告主张的拆除时间是2015年7月中旬,对此,被告认可拆毁发生在2015年5月至12月间,但无证据明确具体时间,故对拆除时间的认定以原告所述为准。依照当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关于最长不得超过2年的控告期限规定,原告于2016年11月29日驳回行政诉讼,并未多达法定控告期限。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日裁决本院立案法院该案后,本院认为七名原告作为共同原告诉讼违反了行政案件“一行为一诉讼”的基本原则,在向原告充份释明后裁定上诉起诉,后原告单独立案提起本案诉讼。从整个过程来看,本案原告在控告期限内已经行使诉权,其经本院释明,另行单独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并未多达起诉期限。

第三,关于强迫拆毁责任主体的确认问题。《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本案中,被告宝鸡市政府作为涉案房屋所在区域的法定征税实行主体,具有依法的组织实施征税行为的法定职权。该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对房屋征税实行单位在委托范围内实施的房屋征收与补偿不道德负责监督,并对其行为后果分担法律责任。”宝鸡市政府于2012年成立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开发建设领导小组,该领导小组分设征地改建指挥部及其办公室。2014年,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征地改造指挥部办公室与第三人兴胜达公司签订《拆毁工程合同书》,委托兴胜达公司对包括原告房屋所在区域进行建筑物拆毁施工。根据合同约定,兴胜达公司实施的拆毁不道德系由拒绝接受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指挥部办公室的委托进行,所以拆毁涉嫌房屋应当视为委托人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指挥部办公室的不道德。而宝鸡市新东岭城市综合体征地改造指挥部办公室系由由被告宝鸡市政府组建的临时机构,无法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说明》第二十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宝鸡市政府应当承担宝鸡市新的东岭城市综合体拆迁改建指挥部办公室的行为责任。被告宝鸡市政府虽主张自己未实行强拆行为,而是由第三方兴胜达公司实行,但被告并未举证证明拆除涉案房屋系兴胜达公司的自主决定,因此对于被告这一主张不予说法。被告亦主张其与兴胜约公司已于2015年8月6日协商解除合同,之后的行为应由兴胜约公司承担责任,但根据以上对拆毁时间的认定,本案拆除行为仍发生在合约期限内,适当法律责任不应由被告分担。

第四,关于强迫拆毁行为否违法的问题。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实施房屋征收应该先补偿、后迁往,政府与被征税人应就补偿问题进行协商,对约不成补偿协议的,不应及时做出征收补偿决定。在法定期限内,被征税人既不驳回又不起诉,在补偿要求规定的期限内又不迁往的,政府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本案中,原告并未与征税实施单位签定补偿协议,被告宝鸡市政府既无法证明原告无正当理由拒绝搬迁,又无法证明已经申请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因此,被告对涉案房屋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对被告指出其已做出补偿决定,征收符合规定的博士论文理由,因补偿要求的做出明显晚于原告房屋被拆除时间,故对该理由未予反对。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决如下:

确认被告宝鸡市人民政府强制拆毁原告刘鑫房屋的不道德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宝鸡市人民政府承担。

如不服本裁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 艳

审 判 员  沈小波

审 判 员  赵 燕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苏永康

书 记 员  王 蕾

编辑:李晓旭,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先后在蒲城法院、长安检察院学习,二O一九年十一月至今就职于陕西华格律师事务所,现隶属于行政法律部门。

美国现代实用主义法学创始人霍姆斯曾说: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法律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科学,其根源于社会生活中的经验而非纯粹主义逻辑,是随着时代发展而发展的。要把纸面上的法转化社会中的法,不仅需要学习者自身逻辑思维强大,还需要善于观察生活,从仔细观察中领悟精髓,最终服务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