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法律常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正文

5个涉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典型案例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1-10-20


来源:上海静安法院

转自: 审判研究

特别提示:凡本号标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共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专供读者学习参照,不代表本号观点。

简介:2021年4月,上海静安法院召开公布2020年度涉房屋征收补偿利益拆分案件审判白皮书,通报相关情况以及五个涉房屋征税补偿利益分割涉及典型案例,五个案例分别对于因尚未确认的移往房屋发生争议时如何处置、户籍曾名但未实际居住于的人员能否享有征收利益、家庭内部协议在征收背景下的性质和效力等典型案例进行了释解法。

案例一

因尚未确认的移往房屋再次发生争议时如何处理

——张某与徐某共有物分割纠纷案

案情概述

系争房屋为公房,原告张某户籍曾名。系争房屋被征收并签署征收补偿协议后获得两套安置房屋及部分货币征税款,但两套移往房屋尚未完成初始不动产注册。原告张某与作为承租人的被告徐某因对征收补偿利益的拆分产生争议,故控告至法院拒绝拆分适当征收补偿利益并获得一套移往房屋。法院受理此案后,因牵涉征收补偿协议中包括货币及安置房屋,且涉及的两套产权对调房尚未已完成初始不动产注册(即尚未将产权注册至开发商名下),其实际面积等事项尚处于不确认的状态,不宜展开确权拆分,故裁定上诉原告张某的起诉。

案例释解

当事人控告要求分割安置房屋,其法律性质是不动产物权的分割。在安置房屋尚未确认的情况下,当事人将来可能取得的房屋实际面积、方位等尚正处于不确认状态,故法院不应展开确权和拆分,当事人可在安置房屋确认后再主张。

案例二

已在他处享用过福利分房的主体能否再次享用征收利益——居某与陈某共有物拆分纠纷案

案情简介

原告居某户籍在外婆的公房处,儿时曾因外婆照料在系争房屋处居住于过,但享受过适当福利分房。后外婆的公房被征税,居某因与户籍曾名的被告,即舅妈陈甲、表妹陈乙就征税补偿利益的分配无法达成一致,故控告至法院要求分得适当征税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后认定原告居某虽在征税房屋处具备常住户口,但其已在他处享用过福利分房,且受配的面积亦不足以解决问题其居住困难,其不不应被认定为系争房屋的同居人,故裁决上诉其诉讼请求。

案例释解

公房征税案件中,同住人是指在做出房屋征收要求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备常住人口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类似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而福利分房归属于他处有房的情况,故享用过福利分房的当事人不不应确认为同住人以享用征税补偿利益。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在裁量该类案件时会充分考虑此前当事人依照当时的解困政策拥有的福利分房受配的面积否足以解决问题居住于困难等因素进行综合评判。

案例三

户籍曾名但未实际居住于的人员能否享有征税利益

——周某与王某共有物分割纠纷案

案情概述

原告周某系由被告王某母亲,且为被征税房屋的承租人。被告王某因成婚将户籍迁离系争房屋并搬出系争房屋自行居住,离婚后又将户籍迁入系争房屋处但从未实际居住。原告周某在房屋征税后与征收部门签订征税补偿协议,但因被告户籍曾名且多次拦阻导致无法领取相应征税补偿利益,故原告控告至法院要求获得全部征收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王某户籍在离婚后虽迁入系争房屋,但自户籍新的迁出系争房屋后从未实际居住于,相符合约住人的确认标准,无权要求分得征税补偿利益,故本案中所有的征税补偿利益均归原告所有。

案例释解

户籍在册但未实际居住于的人员(如“外嫁女”)是否能享受公房征税中的征税补偿利益,本质上仍属于同住人的确认问题,应严苛按照同住人标准不予确认。女儿出嫁后户籍迁出且随夫家居住于,则其居住于利益应该在夫家中不予保障,再婚后仅将户籍迁出并不当然具备享用征税补偿利益的资格。反之,如该“外嫁女”结婚时并未迁出户籍及搬离居住于,或离婚后不仅户籍迁入系争房屋且在系争房屋处实际居住于,如其不存在他处有房的情况,仍应确保其不应拥有的征税补偿利益。

案例四

知青子女能否拥有征收利益的判断标准

——吴甲等与吴丙等共有物分割纠纷案

案情概述

原告吴甲为知青下乡,并与夏某生育吴乙,后一家三口户籍均迁到吴甲母亲的公房处并实际居住于过。现吴甲母亲的公房被征税,吴甲一家因与户籍曾名的吴甲弟弟吴丙一家就系争房屋的征税补偿利益拆分无法达成一致,故起诉至法院拒绝依法分割征收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认定,吴甲、夏某、吴乙作为知青或知青亲属回沪后曾在系争房屋内居住于,且在本市他处无房,三人均可以确认为同住人,但因三人后搬离系争房屋另行居住,故每人可得征收补偿利益应考虑予以酌减。

案例释解

知青上山下乡具有特定历史因素,在审判中牵涉知青因素案件,要考虑到其特殊性。部分知青子女会因读书问题先将户籍迁到系争房屋并实际居住,随后父母基于投靠子女的政策亦有可能将户籍迁到系争房屋并居住于。公房征收案件中,即使知青子女及知青亲属因居住困难、家庭矛盾等各种因素造成实际无法居住于系争房屋或居住时间较短,亦不该轻易否认其同住人资格,在知青、知青子女满足本市他处无房且户籍在册的条件时,不应认定其为同住人,但明确拆分征收补偿利益时,则不应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展开利益平衡。

案例五

家庭内部协议在征收背景下的性质和效力

——俞甲等与卜某等共有物分割纠纷案

案情概述

俞甲与俞乙为同母异父的兄弟,被征收房屋系由两人母亲的私房,两人母亲生前已将该房屋产权赠送给兄弟二人,共计方式为共同共有。俞乙与卜某系夫妻,生育一子为俞丙,一女为俞丁。俞乙去世后系争房屋被征税,俞甲作为甲方、卜某作为乙方在签定《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补偿协议》的同日签订《家庭协议书》一份,约定了征税补偿利益的分配方式,俞甲在甲方处、卜某及俞丙在乙方处签字并捺印,俞丙代俞丁在乙方处签字。后俞甲家庭与卜某家庭对征税补偿利益的分配再次发生争议,遂俞甲家庭多人作为原告控告卜某家庭(包括卜某、俞丙及其妻子及儿子、俞丁)要求依法分割征税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原告俞甲家庭及被告卜某家庭均各自作为一个整体参予本案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其内部不拒绝分割,故法院对于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主要是分为两部分,即在原告俞甲一家与被告卜某一家中进行分配。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该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秉承真诚,秉承承诺。本案中,《家庭协议书》系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回应,内容不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俗,应科合法有效,双方均不应恪守遵守,且俞甲、卜某及俞丙三人的签署不应确认为代表各自家庭的签字,《家庭协议书》的法律效力及于双方有关家庭成员,故本案中征收补偿利益的拆分,应按照《家庭协议书》奠定的分配方案和原则就《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补偿协议》证实的金额在当事人之间进行分配。

案例释解

家事纠纷有人身依附性和家庭伦理性特征,家庭成员之间关于征税补偿利益分割事宜所达成协议的性质为家庭共计财产拆分,内含家庭成员对家事问题、财产问题等的让步和妥协。家庭成员对于财产的处分与赠予不同,不宜按给定撤销权之规定处置,法院不应尊重家庭成员之间的合意。如果协议仅有部分被移往人签署的,要结合协议签定的背景、协议内容、签署方是否有代理权等因素综合辨别协议是否为全体被安置人的共同意思表示。

来源:上海静安法院转自: 审判研究特别提示:凡本号标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共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照,不代表本号观点。简介:2021年4月,上海静安法院开会公布2020年度涉房屋征税补偿利益分割案件审判白皮书,通报涉及情况以及五个涉房屋征税补偿利益拆分相关典型案例,五个案例分别对于因尚未确认的安置房屋发生争议时如何处置、户籍在册但未实际居住于的人员能否拥有征税利益、家庭内部协议在征税背景下的性质和效力等典型案例展开了释解。案例一因尚未确定的安置房屋发生争议时如何处理——张某与徐某共有物拆分纠纷案案情概述系争房屋为公房,原告张某户籍在册。系争房屋被征税并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后获得两套移往房屋及部分货币征收款,但两套安置房屋尚未已完成初始不动产登记。原告张某与作为承租人的被告徐某因对征税补偿利益的拆分产生争议,故起诉至法院要求拆分适当征税补偿利益并取得一套移往房屋。法院受理此案后,因所涉征收补偿协议中包含货币及安置房屋,且牵涉到的两套产权对调房尚未完成初始不动产登记(即尚未将产权注册至开发商名下),其实际面积等事项尚正处于不确定的状态,不应展开确权拆分,故裁决上诉原告张某的控告。案例释解当事人起诉要求拆分移往房屋,其法律性质是不动产物权的拆分。在安置房屋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当事人将来有可能取得的房屋实际面积、方位等尚正处于不确定状态,故法院不宜进行确权和分割,当事人可在安置房屋确认后再主张。案例二已在他处享用过福利分房的主体能否再次享受征收利益——居某与陈某共有物分割纠纷案案情简介原告居某户籍在外婆的公房处,儿时曾因外婆照料在系争房屋处居住于过,但享受过适当福利分房。后外婆的公房被征收,居某因与户籍曾名的被告,即舅妈陈甲、表妹陈乙就征税补偿利益的分配无法达成协议一致,故起诉至法院拒绝分给适当征收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后确认原告居某虽在征收房屋处具备常住户口,但其已在他处享用过福利分房,且受配的面积亦不足以解决问题其居住于困难,其不应被认定为系争房屋的同住人,故裁决上诉其诉讼请求。案例释解公房征税案件中,同住人是指在做出房屋征收要求时,在被征税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于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而福利分房归属于他处有房的情况,故享用过福利分房的当事人不不应认定为同住人以享受征收补偿利益。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在裁量该类案件时会充分考虑此前当事人依照当时的解困政策享有的福利分房受配的面积是否足以解决问题居住于困难等因素展开综合评判。案例三户籍在册但未实际居住的人员能否享有征收利益——周某与王某共计物分割纠纷案案情简介原告周某系被告王某母亲,且为被征收房屋的承租人。被告王某因成婚将户籍迁出系争房屋并搬离系争房屋自行居住,离婚后又将户籍迁入系争房屋处但从未实际居住于。原告周某在房屋征收后与征收部门签订征税补偿协议,但因被告户籍在册且多次阻拦造成无法领取适当征税补偿利益,故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取得全部征税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指出,被告王某户籍在再婚后虽迁出系争房屋,但自户籍重新迁入系争房屋后从未实际居住,相符合同住人的确认标准,无权拒绝分得征收补偿利益,故本案中所有的征收补偿利益均归原告所有。案例释解户籍曾名但未实际居住的人员(如“外嫁女”)否能享用公房征收中的征收补偿利益,本质上仍归属于同住人的认定问题,应严苛按照同住人标准予以认定。女儿娶妻后户籍迁出且随夫家居住,则其居住利益应该在夫家中不予保障,再婚后仅将户籍迁出并不当然具备享受征税补偿利益的资格。反之,如该“外嫁女”成婚时并未迁出户籍及搬离居住于,或再婚后不仅户籍迁出系争房屋且在系争房屋处实际居住于,如其不不存在他处有房的情况,仍不应确保其不应享有的征税补偿利益。案例四知青子女能否拥有征税利益的判断标准——吴甲等与吴丙等共计物拆分纠纷案案情概述原告吴甲为知青上山下乡,并与夏某生育吴乙,后一家三口户籍均迁回吴甲母亲的公房处并实际居住于过。现吴甲母亲的公房被征税,吴甲一家因与户籍曾名的吴甲弟弟吴丙一家就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拆分无法达成协议一致,故起诉至法院拒绝依法分割征收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确认,吴甲、夏某、吴乙作为知青或知青亲属回沪后曾在系争房屋内居住于,且在本市他处无房,三人均可以确认为同住人,但因三人后搬离系争房屋自行居住,故每人可得征税补偿利益应考虑到予以酌减。案例释解知青上山下乡具有特定历史因素,在审判中涉知青因素案件,要考虑到其特殊性。部分知青子女会因读书问题先将户籍迁回系争房屋并实际居住于,随后父母基于投靠子女的政策亦有可能将户籍迁回系争房屋并居住于。公房征税案件中,即使知青子女及知青亲属因居住困难、家庭矛盾等各种因素导致实际无法居住系争房屋或居住于时间较短,亦不该轻易坚称其同住人资格,在知青、知青子女符合本市他处无房且户籍在册的条件时,不应确认其为同住人,但明确分割征税补偿利益时,则应根据案件实际情况进行利益平衡。案例五家庭内部协议在征税背景下的性质和效力——俞甲等与卜某等共计物拆分纠纷案案情概述俞甲与俞乙为同母异父的兄弟,被征收房屋系由两人母亲的私房,两人母亲生前已将该房屋产权赠送给兄弟二人,共有方式为共同共有。俞乙与卜某系夫妻,生育一子为俞丙,一女为俞丁。俞乙去世后系争房屋被征税,俞甲作为甲方、卜某作为乙方在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补偿协议》的同日签定《家庭协议书》一份,约定了征税补偿利益的分配方式,俞甲在甲方处、卜某及俞丙在乙方处签字并捺印,俞丙代俞丁在乙方处签署。后俞甲家庭与卜某家庭对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再次发生争议,遂俞甲家庭多人作为原告起诉卜某家庭(还包括卜某、俞丙及其妻子及儿子、俞丁)要求依法分割征税补偿利益。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原告俞甲家庭及被告卜某家庭均各自作为一个整体参予本案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其内部不要求拆分,故法院对于征收补偿利益的分配主要是分成两部分,即在原告俞甲一家与被告卜某一家中进行分配。民事主体专门从事民事活动,应该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秉承诚实,秉承承诺。本案中,《家庭协议书》系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及公序良谓,不应科合法有效,双方均不应恪守遵守,且俞甲、卜某及俞丙三人的签字不应确认为代表各自家庭的签署,《家庭协议书》的法律效力及于双方有关家庭成员,故本案中征税补偿利益的分割,应按照《家庭协议书》确立的分配方案和原则就《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证实的金额在当事人之间进行分配。案例释解家事纠纷有人身依附性和家庭伦理性特征,家庭成员之间关于征税补偿利益分割事宜所达成协议的性质为家庭共有财产拆分,内含家庭成员对家事问题、财产问题等的妥协和让步。家庭成员对于财产的处分与赠与不同,不应按任意撤销权之规定处理,法院不应认同家庭成员之间的双方同意。如果协议仅有部分被安置人签署的,要融合协议签定的背景、协议内容、签字方是否有代理权等因素综合判断协议是否为全体被安置人的共同意思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