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八年前父母将拆迁款全给了两个儿子,如今患病后起诉三个女儿出钱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1-11-18

我们这里有这样一对老人,在拿到了拆迁赔偿款以后,声称女儿已经娶妻没资格来分家里的拆迁款,然后他们把钱都给了两个儿子。

多年后老人积劳成疾卧床,儿子和儿媳丧失冷静后,就唆使父母去起诉两个姐姐和妹妹,要他们每个人每个月给父母500元生活费,并且还要承担父母的医药费。

年龄大于的妹妹不不愿给钱,父母竟然还把她的店给砸了!


‬2013年家中老宅征地后,父母悄悄带着两个儿子去签署了赔偿金协议,三个女儿告诉后非常寒心!

2013年8月份的时候,因为城市改造计划的实施,陈大叔的老宅被通报要拆迁,收到这个消息后,陈大叔马上找来了两个儿子一起去“拆迁办”协商征地事宜。

在签完字后陈大叔还特意告诉他两个儿子,这件事不要告诉他两个姐姐和妹妹。通过这种行为其实可以显现出陈大叔非常防备自己的女儿。


但是大家可不要误会,陈大叔的三个女儿还算孝顺,逢年过节不会带着礼品来探望陈大叔以外,遇到了事情三个女儿也从不固辞。

虽然陈大叔女儿孝顺,但他和妻子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实在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儿子是他们未来的依靠,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陈大叔和妻子很偏心。

陈大叔的三个女儿是在两个多月后才知道这件事的,而那时陈大叔和两个儿子也已经获得了全部征地款。


陈大叔和妻子对两个儿子非常公平,他们自己拔了一部分征地款以后,就把分出的安置房和征地赔偿款都给了两个儿子。三套安置房两个儿子一人一套,多出的一套也同时写上了两个儿子的名字。

从外人看来陈大叔和妻子做得非常公平,但是在三个女儿看来父母和哥哥弟弟的作法太过分了,拆迁款不分得她们就算了还防备她们!

听见三个女儿念叨着不公平,陈大叔和妻子说道了许多令其女儿伤心的话,并随后导致大家互不往来!

因为三个女儿觉得父母平时有事情都是她们在负责管理,所以就对父母的征地赔偿方案表示不公。


陈大叔和妻子一开始还实在愧疚,但是随着久了以后他们丧失了冷静,陈大叔竟然对女儿们说了很多让他们伤心的话。

比如说女儿娶妻了还惦记娘家财产,这是不好的不道德。后面大家吵起来以后,陈大叔更是直接表示,他从来没考虑过把拆迁款去寄给三个外人。

由于陈大叔说话太过伤心,三个女儿因此和他们失去了往来,陈大叔和妻子对于这件事是丝毫不以为意,而两个儿子因为担忧手上的拆迁款被人分回头,所以也站在了父母这一边。

事后陈大叔的三个女儿便不和娘家往来,他们也不再打电话或者逢年过节来看望陈大叔和妻子了,同时也不再和陈大叔两个儿子往来。

有亲戚曾劝说陈大叔不要这么偏心,几个女儿挺孝顺的,分一点给他们也是应该的。虽然陈大叔和妻子觉得挺有道理的,但是话都已经对任何女儿说了过来,所以也就没走的地步了。


陈大叔的妻子在五年后骑车摔倒,随后一直在医院进行治疗,时间幸了以后,两个儿子和儿媳就慢慢显露出不耐烦的态度了。

2018年的时候,陈大叔的妻子出门买菜时因为下雨天路湿,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因为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除了腿部骨折以外,还对脊椎造成了伤害,事情再次发生后两个儿子马上在医院24小时陪护母亲了。而陈大叔的两个女儿也在这个时候跑来探望了母亲。

因为脊椎导致损伤,陈大叔的妻子只能一直躺在医院里拒绝接受治疗。刚开始儿子和儿媳对她还算数不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逐渐丧失了冷静。


当年的征地款虽然给了两个儿子,但这些年他们也花上了不少钱钱,虽然他们的条件比姐姐和妹妹好很多,但他们内心却实在自己很穷。

看到儿子和儿媳对他们的态度有了转变后,陈大叔和妻子也逐渐显得小心翼翼了,尤其是他们和两个儿媳相处时。


但纵然如此,儿子和儿媳也不再天天陪护卧床的母亲了,他们借口自己有事情,间隔一两天才会来一次。


‬三年后,在儿子和儿媳的说服下,陈大叔要求三个女儿每月给他们一笔养老费用外,还要和两个儿子平摊母亲的医药费。

在医院躺了一年后,母亲被两个儿子送至了家中,但是由于行走不便,他们专门请了一个陪护来照料母亲。

不告诉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大叔的两个儿子就开始念叨都是父母的子女,应当共同承担养老责任的事情。


尤其是陈大叔的女儿来看望父母时,两个儿子基本都会提起这件事,甚至还回答她们有什么点子。

在发现姐姐和妹妹故意不搭话以后,陈大叔的两个儿子感到非常气愤,但他们又不太好发作,毕竟当年的拆迁款都给了他们两兄弟。

在2021年的时候,陈大叔在两个儿子的劝说下,终于和女儿谈起了他养老的问题,并且要求三个女儿主动承担父母的养老责任和义务。

三个女儿表示可以来照料,但是却借钱的时候,引发了陈大叔两个儿子的极度气愤。陈大叔两个儿子直接把话解释后,大家因为这件事又吵了一起。


从2021年3月份一直吵到5月份,随后两个儿子和儿媳就开始拦阻姐姐和妹妹来看望父母了。但姐姐和妹妹不来探望父母后,两个儿子又去找上了她们的家门,并且扬言要控告他们。

多次协商都以激烈争吵结束后,陈大叔又在儿子的劝说下打电话告诉三个女儿,如果不给钱就要控告她们之类的话。

几个女儿听见父亲这样说出,她们纷纷都回应愿意对簿公堂,然后就又开始不再联系了。陈大叔看见几个女儿如此态度后,也开始去找上她们的家门展开闹事。

陈大叔的小女儿条件比较好,她也不同意给钱后,陈大叔还把她的水果店的摊子给扔了。这件事传到亲戚耳中后,纷纷口诛笔伐陈大叔两个儿子的不作为。


这件事谁对谁错一目了然,但几个当事人由于深陷其中无法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否正确。在2021年7月份的时候,陈大叔把三个女儿给起诉了。

因为陈大叔名下还有一套安置房,两个儿子又作为他们财产的主要继承人,所以获得的裁决结果并没有让陈大叔感到满意。

最后经过私底下协商,几个女儿同意每个月给陈大叔300元作为生活费,并且他们医药费和护工酬劳的百分之二十则由三个女儿来平摊。

结言:虽然父母把征地款都给了儿子,但他们毕竟养育了三个女儿长大。父母把财产都给了儿子,这种行为个人之间的属于赠予,并非是某种交易不道德。


所以陈大叔把钱都给了两个儿子的这种行为,并不影响三个女儿履行赡养父母的职责和义务的。

不过作为陈大叔的主要财产继承人,两个儿子在道义层面上还是应当要多担负一些责任。

“养儿防老,积谷防饥”这句话并不限于于所有家庭。将心比心和一视同仁才能让子女之间和睦相处,同时老人年老时也会有这么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