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山东居民不满强制拆迁自杀官员称拆迁都死人[图]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0-09-16

山东居民反感强制拆迁自杀身亡官员称征地都死人

    拆迁户李民生的遗书

    菏泽拆迁:谁要劫掠百姓的利益?

    香格里拉,一个诗意而令人神往的人间天堂。然而,山东省菏泽市香格里拉嘉园商品房开发项目,从一开始就在海市蜃楼般幸福的天马行空中为涉及征地的数百户居民带来了噩梦。政府过多出面干预、补偿有失公正、违法行政、粗暴征地等等问题,一年多来一直是萦绕在众多被拆迁户心中忘的阴影。由此引发的路尽人绝的上吊自杀自刎、情含泪的四处信访等事件,更是让人对这个普通的商品房研发项目充满著了种种疑惑,人们不禁要回答:到底是谁要在这个项目中掠夺百姓的利益呢?

    香格里拉:广场还是商品房?

    2005年6月27日,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委、区政府牵头印发了“关于正式成立香格里拉广场建设项目工程指挥部的通知”,通报称:为减缓区域性商贸中心城市建设步伐,保证该项目顺利进行,经区委、区政府研究成立指挥部,政委由区委书记尹玉明兼任,指挥长由区委副书记、区长丁志刚和市房产局局长曹升灵兼任,市建设局、开发办、国土资源局、行政执法局、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担任副政委、副指挥长职务,54人构成了可观的指挥部领导班子。

    广场归属于公益项目,大多数牵涉到征地的百姓对此很是理解也回应支持。然而,事情很快出现了转折。2005年7月10日,菏泽市房管局发出了“关于香格里拉嘉园建设房屋征地的公告”,该“公告”称之为,为落实城市规划,经市政府批准后,实行香格里拉嘉园建设项目。明确的总征地面积、牵涉到拆迁户数、补偿标准等百姓关心的问题,“公告”并未告知。

    据理解,该项目涉及570余户群众拆迁,占地面积达12.92公顷,拆迁人是菏泽市华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施征地单位是山东菏泽市征地服务中心。建成后小区建筑面积28.3963万平方米。

    直到现在,众多百姓还不了解这个香格里拉嘉园的项目,最初是市里以广场的名义正式成立的指挥部。关于上级部门的审核手续否完善、是批的广场还是商品房开发等问题,群众至今疑惑不解。

    马桂荣、何彦芳、宋崇义等群众认为:“如果这个项目是公益性的广场建设,区里成立‘指挥部’指导敦促工作合情合法,如果是现在确认的商品房开发项目,那么有关部门如此兴师动众显然已经‘越位’,违反了‘政府不得参与征地’的有关规定!由此可见,区政府正式成立‘香格里拉广场’建设指挥部纯属移花接木、掩人耳目,是为了便于插手征地,便于出面协助开发商赶出居民、留出土地做到准备的!”

    国办发[2004]46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掌控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苛拆迁管理的通报》中,明确要求:政府行政机关不得介入或擅自确认征地补偿标准,以及直接参与和干预不应由拆迁人分担的拆迁活动。

    这是整个事件的一个沉重的伏笔!

    攻势迅猛:谁是征地的“马前卒”

    房屋补偿价格偏高、拒绝签订补偿协议,是今年5月28日对宋崇义、何彦芳、晁储琴、马桂荣实施强制征地的根本原因。

    2005年7月10日,菏泽市华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获得了《房屋征地许可证》,房管局发布了《拆迁公告》,指挥部开会了拆迁启动会,第二天开始入户丈量,7月底基本丈量完。9月5日派发了评估报告,众多面临拆迁的群众认为:“评估报告很不合理。”

    山东恒正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采行了“重置成本法”的评估方法,正房的补偿价为每平方米360元,楼房为480元。而百姓呼声很高的“市场比较法”并没有得到使用。至于为何采行这样的评估方法,菏泽市房管局法制科科长郭良端认为:不同的房屋采行不同的评估方法,三种评估方法得出的补偿标准都是接近市场价的。群众不禁要问:既然得出结论的结果接近市场价,那么不采取“市场比较法”是何目的呢?

    建设部“建住房[2003]234号”文第十六条:征地评估一般应该使用市场比较法,不具备采用市场比较法条件的,可以采取其他评估方法,并在评估报告中充分说明原因。但记者手中马桂荣的《评估报告书》中看到评估方法是“重置成本法”,遗憾的是其中并未对不使用“市场比较法”的原因作出说明。

    据群众反应,目前已经迁离原房屋的400多户军民基本上归属于以下几种情况:一、指挥部的人这面丈量建筑面积,那面个人突击建房、并得到补偿的,大概20多户,福山巷附近就有五六户,孔某某就是其一;二、另外有房屋,这里的房子想卖的;三、在单位或企业下班的人,通过领导施加压力,不得不做出选择的,去年10月31日晚上,投协议回头了一大批;四、经商的,通过向前查税6年,有违规的便用重罚等手段威胁吓走一批,有人忘了一下,房屋补偿还过于罚款数额;五、计划生育投胎的;六、有违法或犯罪“前科”的;七、没有签定补偿协议,但房子已被擅自拆毁的,像宋崇义、何彦芳、晁储琴、马桂荣等。

    何彦芳、马桂荣的房屋被强迫征地后,政府提供了周转房,但周转房的房租都是自己交。

    目前,还有100户左右的没投协议但面临强拆的“钉子户”。

    强制拆迁:法理人情全坚决

    2005年9月,拆迁指挥部为了工作便利,便在拆迁现场埋锅造饭。年逾古稀的74岁老太太韩桂荣是被拆迁户,有一天,她端着饭碗来到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吃饭现场要饭不吃,结果老太太没要着饭反而被干警带进了派出所。

    路云生是被拆迁户中研究有关拆迁方面法律法规较多的人,曾先后两次被公安局抓获。第一次摆脱逃走,但2005年10月17日这天就没有第一次那么幸运地了,他被以“造谣惑众”的名义刑事拘留了15天。至今仍然住在原宅未迁的他,今年5月30日以来,已经9次被人掐断用电和电话线路。有一次,擦线者被老路当场抓捕,征地指挥部的有关人员告诉他:“掐错了!”

    商海燕享有繁盛的青年路上240平方米门头房,她想要搬迁,但有关人员告诉她不是原地,而是一个小巷。她认为:“公益事业征地,我们认可,但无法理解的是这是商业行为,为何政府有关部门出面和我们交涉?”

    郭卫国、杨爱华夫妇,已经于2006年6月1日签定了房屋征地补偿协议,7月8日记者在当地专访时,杨爱华特意赶来向记者哭签订协议的前后:“我丈夫患有肾衰竭,3月份以来一直在血液透析化疗中,5月21日上午,征地指挥部成员(名列单最后一位)、牡丹区建设局副局长李运堂等人来到我家,让签定协议,我讲了自己的观点和家里丈夫重病卧床的情况,李说‘我们回去跟开发商商量一下,下午给你答复’。下午我丈夫正在输液时,来了几百人的执法队伍团团包围了整条街,头戴钢盔的行政执法人员拿着大锤、钢钎,从东面邻居家墙上擅自打开一个洞,进来就把门窗、遮阳棚扔得稀烂,我连气带吓当场休克过去,后来还是我丈夫纳着病体把我送进了医院。迫于他们的压力和无家可归以及丈夫换肾(一个就需要30多万元)的必须,我们搬走了,但我是被迫的!”

    2006年6月5日,目睹一切的被拆迁户李民生在自己家的三楼上吊自刎了。他留下了写有这样内容的遗书:逼着找不倒(到)房子就抢(强)拆,我借钱,咱不着(找)房子,没路走了,我病死了,你们娘俩别怨我,只怪是人家逼的,对不起你娘俩了。

    指挥部某领导告诉这一情况后,当众说:哪个地方征地不死几个人啊?气死的、吓死的、嫁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