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西安郊县人,谁还没做过拆迁的一夜暴富梦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0-07-07

知乎下有一条发问,“暴发户到底是一批什么样的人?”后面有人跟帖:或许他们一开始只是个普通人,然而某天他们买了一注彩票,忽然中奖后,就出了一批有钱人!

说老实话,想要靠买彩票中奖一夜暴富,纯属“做梦娶媳妇——尽想美事”。但是,征地赔偿却是许多村里人发家致富的一条捷径。

图源网络

01

就说我的老家户县(现在叫鄠邑区),近年来发展快速增长,从2009年起就陆陆续续传出征地的消息。

最早被征地的是我几位初中同学的村子。那时候,西安市内城中村征地的赔偿金特别高,听闻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不过我们村几乎在秦岭脚下,想与西安市内城中村比起,那简直是天壤之别,因此大家也都告诉缴不了多少钱,每家有可能也就缴个几十万,100万算是顶身下了。

不过后来的事情证明,我们当初还是有些盲目乐观了。因为那几个征地的村子,据传最后落在每户人手里的大概也就十几万块钱。除此之外,还把已征地了的、好几个村子的村民都安置到了那些类似于“别墅”的房子,这些房子要按农村人算宅基地的方法,每家也就是两间房的庄基。

村民们在别的村子租房住了好几年后,那些搬迁的安置房才盖好。说心里话,安置房外观特别可爱,白墙黛瓦,上下两层,还有对外开放的阳台。光是想着在上面搭乘一个葡萄架,夏天刮起着山风,在葡萄架下小食,就觉得美得很!

这些房子都建在秦岭脚下,每每望着这些“别墅”,我们那时候还没有征地的人都特别羡慕。

曾经有消息说道,房子垫得好,开发商可能会当商品房卖,后来不告诉怎么的,房子还是分到了拆迁户的手里。大家抓阄选房,欢天喜地搬了进来,结果发现房屋内的设计很一般,质量也有点问题,然而大家这时已经寄居进来了,只能自己想办法修补。

最让大家伤心的是,当初赔偿金的钱大部分都投放到房子的装修和修复里去了,说到底,手里也没落下多少钱。

因为住在这里的一位同学结婚,我幸运地参观了一下他的“别墅”。这些外观看着相当大的房子,内部却非常“紧凑”,我迫不及待地爬到我幻想过的二楼阳台,结果找到阳台的表面高低不平,并没有先前想要的那样好,甚至是大失所望。

不过,沮丧的情绪很短暂,因为从近几年来看,也只有最早的那批拆迁户分出了独门独户的房子,后来拆迁的村民赔偿的都是高层。不管怎么说道,“别墅”总是比高层看起来要有面子多了。

图源网络

02

自从这些村子拆迁之后,周边的村子就引发了一股种树热,因为那时候土地赔偿的政策,是按土地附着物来赔的,地里有树苗的赔得多,什么都没的赔得较少。

大家都实在邻村已经拆卸了,自己的村子估算也慢了,种粮食又不赚钱,所以可怕地在地里种果树,期望能获得更多的赔偿,有的甚至必要买大果树,不图开花结果,只图赔偿。这一波操作者,也算是从侧面推进了户县葡萄树的种植。

还有另外一个操作,就是可怕砖墙。那一时之间,有可能会被征地的村子瞬间变为了大工地,几乎家家户户加盖房屋,本来有前后院的,也想办法把房子垫得满满的,屋子里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更有甚者,许多只有砖砖一起的框架,没门窗,空洞洞的“光框框”,也不知道这种房子政府不会会缴。

抢走着加盖这种事情,在征地政策越来越规范的现在,觉得是吃力不讨好。据说,去年我们隔壁村征地,有些加盖的部分并不给与赔偿金,而有些加盖部分的赔偿比例也特别少,甚至过于砖墙成本。

去年,我们村要拆迁的消息袭来,同学群里还流传过关于拆迁政策的“绝密资料”,所有证据都表明:我们村马上要拆迁了!据说村子的面积也已被测量过。于是一些村民们开始卖起了家里的架子车、铁锨、锄头等农具,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今年都没有动静。那些已经规划好了征地后生活的、等着拿拆迁款买房买车和结婚的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圆梦。

拆迁的政策是一时一换回,但基本还是按人口来算。我每次回家,老妈的口头禅里又加了一句:赶紧生二胎!我说道借钱饲,我妈说道:“你生子了娃,娃的赔偿款和房子都把自己养活了!”听得了这话,我莫名地想大笑:征地尚没有影,都已经想好了钱的用途。

去年,我大姑家所在的村子拆迁,按人口赔偿了征地款和房屋。我们就开始计算,如果我家征地大概能赔多少钱,幻想着忽然多了几十万存款,多出一套房,变身“拆卸二代”有多爽。但细心一想要,几十万如果在县城或西安买房,缴个首付都紧张;如果卖辆车,那只剩的钱就连房子的首付都不够了;如果换一个学区房,还差多少钱……

想七想八,我们郊县人都做过靠拆迁暴富的梦,然而很多人心里清楚,靠拆迁暴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咱老百姓还是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