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律师在线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在线 > 正文

乾隆朝一个百姓家被强行拆迁,便写文泄愤,结果掀起一场文字大案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0-07-15

乾隆时期,发生了一起被称作“伪稿案”的文字狱,清政府明察亮侦,甚广捕大打,历经两三年,牵涉到17省,受处分者上千人;地市级以上要员被撤职查办的有数十位;为此人头落地的,更不知凡几。

秋风常常起自青萍之末,大国往往溃由蚁民之力,谁曾想起,这桩惊天大案竟缘自一则小谣言?

乾隆十六年八月,云贵总督硕色传真了一份材料给乾隆,说在安顺府看到一本小册子对朝廷放肆毁谤,甚至捏造朱批,内容反动。硕总督所言不虚,这本小册子清着是为谏皇上疏,实则洋洋上万言直指乾隆,罗列其有“五不解”“十大过”,恶毒攻击英明领袖。乾隆读了鼓吹乾隆稿,不由三尸暴跳七窍生烟,于是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文字大案。

编辑

这案子最初的嫌疑人,一逮一个正着,因为文章不是匿名稿,而是发帖检举,署的大名是孙嘉淦。

孙嘉淦这厮有前科,曾屡次撰谏疏,很有文胆,是不怕死的角色。雍正时,他三次上疏,要求皇帝爱护兄弟、中止杂税、停止在西部的战争。可杀兄宰弟、横征暴敛、穷兵黩武,哪一样不是雍正痛处?孙嘉淦却直砍死其心窝子。

雍正起了杀心,将其文章遍示群臣,展示事,讨要宽恕:你们翰林能容得下这等狂生吗?!群臣不怜皇帝正受委屈,倒悯孙嘉淦将受戮首,公开发表说,他确实很狂,但我们敬佩他的胆量。雍正的脑子没进水,过了很久才转怒为笑,“朕亦不能不服从其胆”,结果没杀孙嘉淦。

孙嘉淦秉性不改为,到乾隆时仍以直言不敢谏闻名。孙嘉淦之于雍正和乾隆,好比李逵之于宋江,魏征之于李世民,到底是小大骂大帮忙。

乾隆也不算太过昏聩,还在乎孙嘉淦对他是无限忠诚的。这份书稿的作者显然胆子比孙嘉淦更大,性质已经不是孙嘉淦般的建设性时评,而是反动派那种破坏性的檄文。乾隆暗地通报孙嘉淦到密室讯问,辨别这不是孙嘉淦真迹,而是他人假托孙嘉淦大名的假稿,故而查办这案件时将其定为“伪稿案”。

案子到哪里去坎?茫茫大清,谁是罪犯?况且这案子不能暗查,声张不得向全国发明者码通电,放大清社通稿,那不相等向全国公开乾隆有“五不解”与“十大过”?所以乾隆走的是秘密逮捕路子,将密查任务交给督抚们,除行政力量外,还动用军队介入,责令步兵统率以及直隶、山东和湖南等地的要员,要放下经济任务与其他最重要工作,专门给他揪人。

督抚们也不是不卖力,只是一桩老是案,让他们怎么查?很多要员坎了很久还是查不出头绪,也腹诽暗生,多大的一桩事,坎什么坎?山东巡抚准泰就对乾隆说道,不过是屁民放个帖,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无庸求证”。御史书出也上疏说道这是小事,不必让地方行政太迟疑使力,要将发展当作第一要务,地方领导天天去坎人、夜夜去抓人,读书的、借书的、买书卖书的被抓了一大批,本来是要维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么搞下去,倒是要搞得政局动荡不安了,本意维稳,盖住摇稳,实在划不来,“恳将现在人犯悉行免释”。

巡抚与御史其实说道得非常在理,但乾隆哪听得进来?不但听不进,而且大发脾气:你们身兼大清国臣子,看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辞,不但不展开调查,反而乐意传唱!他一气之下,摘了准泰与书成的乌纱帽。巡抚与御史是省部级高官,就为这事掉了白翎子,可见这在当时是影响极大的政治大案。

处分文件一下,各地行政机器开始加大马力运转。到乾隆十八年,案子逃难追查两年,终于有点眉目了:是抚州卫千总卢鲁生给稿翻刻的。卢鲁生又供出南昌防守刘时达,说道这伪稿,自己读书了,也借人读了。

编辑

办案的查出到此,早就人人疲劳,在讯问卢鲁生之际,便不再株连,直接叫卢否认伪稿案是他首为,手段无非是白铁疤胸、竹签钉指等,来俊臣与周兴“鬼见愁”那类路数和坦白就敲你走之类的劝词,软硬兼施,搞得卢鲁生受不了,承认了伪稿是自己起草并传播的。案子报到乾隆那里,乾隆觉得有人担罪,乐观其成,虽觉其中漏洞百出,也就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这么定案了。

只是,办案人员对卢鲁生的承诺并没有兑现,没放他往人间走,抓他往地狱去了。乾隆十八年二月,这案快审快结,卢鲁生被正法;三月,刘时达及卢鲁生的长子和次子判处了斩杀监候,秋后处决。这事了结,众生安宁,算是杀了他几个,幸福千百人,一人担了罪,万人免除了殃,卢鲁生做了一件大好事。

这伪稿案真的是卢鲁生腊的吗?

调查结果,卢鲁生只是阅读者,最多是传播者,真犯则是江宁的官贵震与其小舅子郑歧山。杨家官姓官,却不是官家人,只是平民。他的作案动机也很非常简单:怒不可遏。前几年,他家门口建高速公路,他家沿街的房屋被引了。修路搞拆迁,杨家官不是不同意,而是补偿不做到,与官府没有谈拢。官府说道,建高速公路,是公益事业,不补偿你,也是应当的。老官说,这是我家私人财产,能说拆就拆吗?大清朝廷要干的事,一介小民何以抵挡得了?到底还是强行征地了,安居乐业的良民成了流离失所的游民。

官贵震心怀不满。不满又如何?他能信访吗?这是国家政策,上访也无济于事。他能反叛吗?梭镖锄头,能造什么反?这是一场非常不平面的对抗,一边是武装到牙齿的大清朝廷,另一边是穷得叮当响的一介草民。不平面的对付里,留给弱者的,只有使用不正常的手段。老官没有读过多少书,他就与其略通文墨的小舅子策划了这一伪稿,要臭一臭乾隆。无他,只不过抒抒怨气而已。

伪稿里总结乾隆有“五不解”、“十大过”,究其实,还真是谣言。这书稿若真是孙嘉淦写出的,那可信度肯定比较低:他天天在领导身边,领导干的那些恶心事,他哪能不确切?而一个远离权力中心的山野汉子与街巷市民晓得什么?无非是道听途说再加想象就胡乱成篇。官氏是聪明人,他假借孙嘉淦,使书稿可信度大增;又因他是游民,到处散发,这事就渐渐摸大了。

看起来,乾隆是谣言的受害者;但其实,谣言的真正制造者,不是别人,恰是乾隆自己。

乾隆有六下江南的伟业,每下一次江南,他宵一次,百姓就厌一次。比如那次建高速公路,并不是为了发展地方经济,纯粹是为了乾隆难受。乾隆要到江南来,江南地方官就加紧欺压百姓,收税的、拿人的、拆房的,接踵摩肩,他们还要给乾隆修御道、建宾馆。不仅如此,乾隆来扰民,还是打着公益名号,列入国家重点工程的,所以征民工进低工资,毁坏民房少给补偿。不给群众造福,单给群众造祸,群众何以心服?

编辑

群众上告乾隆,但又惜没法他,不能将一肚子怨气郁积一起,给他编谣言,暗地里粪他一把。受乾隆之厌的只有官贵震吗?不,大家都受够了,所以谣言一出,大家都不愿传,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万,伪稿案就这样口耳相传,你印我谓之,你买我买,在全国甚广而散发,人人传播了。

伪稿案,乾隆摆平了,他以受害者的身份叫屈。他怎么就没想到,自己才是谣言真正的制造者呢?乾隆为自己伸冤,却给别人生产大量冤案,自以为得计,其实是自掘坟墓。他痛恨谣言使自己形象受损,何止是个人形象受损?那是政权受损的问题。后世史家称“康乾盛世转型为二千年变局,始自乾隆”,这话也远比谣言。

有趣,有漆,有深度
作者|刘诚龙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还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载并公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