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专业拆迁律师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最高法判例:人民法院可参照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行政赔偿

作者:匿名  来源:专业拆迁律师  日期:2020-08-06

转自:鲁法行谈 特别提醒:凡本号标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原文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专供读者学习参照,不代表本号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移除。

裁判要点

在房屋征收过程中,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被征收人合法房屋的,原本应当通过征收补偿程序予以行政补偿的房屋损失,改变为通过行政赔偿金程序予以解决。征收补偿转变为行政赔偿的案件中,人民法院给与被征税人的行政赔偿项目和数额,至少不能高于行政机关合法拆毁被征收房屋给予的行政补偿项目和数额。因此,人民法院参考征收补偿方案的补偿项目和补偿数额,对违法强迫拆毁的被征收房屋进行行政赔偿,不违反法律规定。

相关案例:

最高法判例:参照房屋征税补偿方案确认行政赔偿金的考量

最低法判例:人民法院可以参照与其他被征税人互为类似于的房屋补偿情况确定补偿数额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裁 以定 书

(2019)最低法行赔申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叶志刚,男,1977年10月20日出生于,汉族,寄居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高新区。

合议庭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玉梅,女,1956年9月24日出生于,汉族,寄居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高新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东大桥东100米新党政大楼。

法定代表人贾保良,区长。

合议庭申请人叶志刚、王玉梅因诉被申请人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河区政府)行政赔偿金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6日作出的(2018)内行终194号行政赔偿裁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本院于2019年1月10日立案法院,依法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审理中,经批准后依法缩短审限。案件现已审查终结。

2013年9月1日,东河区政府做出包东政发[2013]302号《关于对北梁棚户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主要内容:为了减缓棚户区改建进程,增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切实提高人居环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和包头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后《包头市北梁棚户区搬迁改建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补偿方案)的决议,在征询广大北梁人民群众意见的基础上,东河区政府要求,实行包头市北梁棚户区搬迁改造项目,对北梁棚户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展开征税。征税范围:北起110国道,南至西脑包在大街、东西门大街、东河村北路,西至二道沙河,东至工业区东路范围内确定征收的国有土地上房屋。文件后附补偿方案及国有土地上征税住宅附属物补偿价格。叶志刚、王玉梅的房屋,坐落于包头市××脑××后××号,注册的所有权人为叶云,户号22-5177,其中私产建筑79.2平方米,自辟建筑38.61平方米,均为砖木结构的房屋,在此次东河区政府征迁范围内。根据补偿方案,东河区政府对叶志刚、王玉梅房屋及各项附属物经测量得出两种补偿方式。补偿方式一:货币补偿。按照方案规定的货币补偿办法计算,在征税公告规定的期限内签约,私产房屋补偿价为3450元/平方米,自建房屋补偿价为2350元/平方米,奖励10000元,住宅房屋按有产权面积每平米搬迁补助10元。2014年5月19日,测量叶志刚、王玉梅房屋的各项附属物包括:1.棚子(2.2米以下附属房屋或其他附属物),实测数据4.32平方米,按每平米200元补偿,不应补偿864元;2.其他(砖砌体二四墙以上围墙或其它),实测数据14.88平方米,按每平米120元补偿,不应补偿1785.6元;3.门洞,测算数据3.04平方米,按每平米200元补偿,应补偿608元;4.大门一个,不应补偿500元;5.院落硬化,测算数据53.1平方米,按每平米60元补偿,不应补偿3186元;6.地下室(菜窖),测算数据14.4平方米,按每平方米400元补偿,应补偿5760元;7.蓄水池,测算数据5.04立方米,按每立方米补偿400元,不应补偿2016元。叶志刚、王玉梅各项附属物不应补偿14719.6元。叶志刚、王玉梅房屋及各项附属物货币补偿应为:79.2×3450+38.61×2350+14719.6+10000+79.2×10=389485.1元。补偿方式二:产权调换。可选择90平方米安置房,因其产权面积小于90㎡,按照产权对调办法“征一还一”计算,扣除房款可得补偿款119845.1元。

另查明,叶志刚、王玉梅在东河区政府房屋征收补偿中,明确回应不同意异地移往,拒绝货币补偿。经协商,没达成协议征收补偿协议。2014年6月19日,东河区政府将叶志刚、王玉梅的房屋拆除。2015年10月29日,叶志刚、王玉梅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东河区政府拆除其房屋不道德违法。2015年12月12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5)包行初字第92号行政判决,以东河区政府没有下达征收补偿决定,也没履行强制执行的前置程序为由,证实强迫拆除行为违法。2016年1月11日,叶志刚、王玉梅单独提起行政赔偿金诉讼。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未先行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申请,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为由,裁决驳回叶志刚、王玉梅的控告。叶志刚、王玉梅不服,提起裁决。2017年5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决。2017年6月8日,叶志刚、王玉梅向东河区政府明确提出书面赔偿申请,东河区政府至叶志刚、王玉梅控告之日,未做出是否赔偿的回应。2017年8月9日,叶志刚、王玉梅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催促赔偿还包括精神损失在内的各项损失总计130万元。

又查明,叶志刚、王玉梅房屋院落中的果树和葡萄树东河区政府没展开登记,现已灭失。根据果树和葡萄树双方留存的影像资料,向包头市林木种苗站进行调查,包头市林木种苗站得出果树每株500-600元、葡萄树200-300元的参考价。依据以上专业部门得出果树每株600元、葡萄树300元的最高价计算出来,叶志刚、王玉梅3棵果树和葡萄树的总价为2100元。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内02行赔初9号行政赔偿裁决指出,东河区政府违法强迫拆除叶志刚、王玉梅房屋和其他附属物,依法应当不予行政赔偿金。按照征收补偿方案,叶志刚、王玉梅房屋被征收奖赏房屋(包括所有建筑物和其他附属物)货币补偿79.2×3450+38.61×2350+14719.6+10000+79.2×10=389485.1元,果树和葡萄树补偿的2100元赔偿金。另外,东河区政府还应赔偿金因没有及时、依法对叶志刚、王玉梅房屋作出征收补偿要求,造成叶志刚、王玉梅没有及时获得合理补偿款的利息损失。叶志刚、王玉梅主张赔偿屋内物品损失20万元,因其未能获取涉及证据,未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四、八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裁决包头市东河区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赔偿叶志刚、王玉梅391585.1元的赔偿金及该赔偿金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出来,从2014年6月19日房屋拆毁之日起至该赔偿金付清之日起至),上诉叶志刚、王玉梅的其他诉讼请求。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8)内行终194号行政赔偿判决指出,一审判决按照补偿方案规定的标准确定涉嫌房屋及附属设施赔偿数额,对行政程序中未包括的果树和葡萄树予以赔偿金,并按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确定赔偿金利息,已经充分保障叶志刚、王玉梅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叶志刚、王玉梅申请再审称:1.一、二审判决按照补偿方案展开补偿,适用法律错误。应当按照国家赔偿法以东河区政府作出赔偿金要求时涉案房屋类似于房地产的市场价格为基准确认赔偿金数额,对直接损失予以赔偿。2.一、二审判决对屋内物品的举证责任分配及损失数额确定显失公平。催促撤消一审、二审判决,依法合议庭本案。

本院经审查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规定,对财产造成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与赔偿。所谓“直接损失”,是指因违法行政不道德造成当事人各项合法财产实际损失的总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做出房屋征收补偿的范围还包括被征税房屋价值的补偿,因征收房屋导致的迁往、临时移往的补偿,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以及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助和奖励。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高于房屋征收要求公告之日被征税房屋类似于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在房屋征税过程中,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毁被征收人合法房屋的,原本应当通过征收补偿程序不予行政补偿的房屋损失,改变为通过行政赔偿金程序予以解决问题。征收补偿改变为行政赔偿的案件中,人民法院给与被征收人的行政赔偿金项目和数额,至少无法低于行政机关合法拆除被征收房屋给予的行政补偿项目和数额。因此,人民法院参照征收补偿方案的补偿项目和补偿数额,对违法强迫拆除的被征收房屋进行行政赔偿金,不违反法律规定。本案中,东河区政府违反法定程序、超越法定职权,强迫拆毁叶志刚、王玉梅被征税房屋的行为,已经生效判决证实违法,东河区政府应当对叶志刚、王玉梅房屋及其他财产的必要损失予以行政赔偿。一、二审按照补偿方案规定的标准确认赔偿范围和被征收房屋及附属设施的赔偿数额,对行政程序未予考虑到的果树和葡萄树予以赔偿,并对延后支付补偿款造成的损失,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予以赔偿,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反对。叶志刚、王玉梅主张,应该按照国家赔偿法以东河区政府做出赔偿金要求时涉嫌房屋类似于房地产的市场价格为基准确认赔偿金数额,对必要损失予以赔偿。但是,叶志刚、王玉梅并未举证证明一、二审裁决的赔偿项目和数额违背法律规定,明显足以弥补其损失,且该项主张没法律根据。以此为由申请合议庭,本院未予反对。叶志刚、王玉梅还主张,一、二审判决对屋内物品损失的举证责任分配及损失数额确定显失公平。但是,根据被告获取的视频资料可以证明,被拆毁房屋不存在叶志刚、王玉梅所主张的屋内物品。一、二审对其该项赔偿金催促未予支持,没违反举证责任的分配规则;也没证据证明一、二审裁决的赔偿数额显失公正。以此为由申请人再审,缺少事实根据。

综上,叶志刚、王玉梅的合议庭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四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说明》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上诉叶志刚、王玉梅的合议庭申请。

审判长郭修江

审判员李智明

审判员阎巍

二〇二〇年五月八日

法官助理 李秀丽

书记员 耿丹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还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载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